追责导师!暨大博士“严重抄袭”事件,开出最严罚单
发布时间:2018/7/4 21:36:00 已经查看了1181次
  中外学术情报消息:上月北语教师发布公开信举报暨大博士抄袭一事,近日有了最新进展。
  7月1日,暨南大学官方微博发布《暨南大学关于博士生熊科伟涉嫌学术不端的处理通报》,内容称,经确认,“熊科伟在读期间公开发表的论文不符合学术规范,存在严重抄袭、剽窃现象,情节恶劣”,根据相关规定,决定撤销熊科伟博士学位,“同时启动对其博士研究生指导教师追责程序”。
  暨南大学对这次事件定性称“情节恶劣”,表现出对该事件毫不姑息的明确态度,与此同时,该校还“启动对其博士研究生指导教师追责程序”,这在以往其它高校对学术造假进行处罚的过程中也很少见到。这样的处罚及处理决定,可谓极其严厉。

         事件背景

  北语教师公开举报,惊曝暨大博士生大量“抄袭证据”
6月5日,网络爆出署名北京语言大学新闻传播学院青年教师粟花的《关于暨南大学新传学院博士生和〈新闻界〉杂志学术不端行为的公开信》,信中痛陈“最近发现几起严重的论文抄袭事件”,并附上了大量的“抄袭证据”。事情引发学界关注。
  事情起缘于作者偶然发现的一篇名为《亲密关系:是隐藏,还是公开?——中国高校年轻情侣的媒介使用分析》的文章。该文于几天前在某学术类公众号上刊发,原发于新闻传播类学术刊物《新闻界》2016年第一期,作者署名是暨南大学熊姓博士生。粟花称,该文乃是抄袭她2012年美国读博时,在一次国际会广义上发表的英文论文。经对比发现,“该文除了添加引用学者的个人信息、将访谈地点从北京改为广州、并在方法描述中增加了跟研究内容和结论没有关联的网络调查方法之外,就是对我的会议论文的逐段翻译”。
  对比,粟花表示“震惊和愤怒”。她说自己曾在在做论文时,经历的艰苦,“至今历历在目”。而剽窃者直接攫取其劳动成果,让她后来的相关文章反而产生“剽窃”之嫌,未发表的数据也无法再使用。
  让粟花吃惊的还不止于此,经检索后发现,该作者还曾在《新闻界》杂志上另外发表了两篇涉嫌抄袭的学术论文。第一篇题为《不止于听:广播与微博融合语境下听众与音乐节目主持人的拟社会互动研究》,发于该刊2017年第1期,抄袭了一本台湾学术期刊2015年的文章,第二篇发于该刊同年第10期,题为《富裕的现代生活还是较高的社会地位—20世纪80年代中国电视的媒介形象研究》,涉嫌抄袭美国LexingtonBooks出版社2013年出版的《Televisionand the Modernization Ideal in 1980s China: Dazzling theEyes》一书。
  除此之外,粟花还发现了该博士生在另外几次学术会议中发表的论文也涉嫌抄袭。
  被抄袭者要求期刊公开道歉,对暨大新院表示遗憾
  由于该作者三篇涉嫌抄袭文章均发表在同一期刊上,粟花痛批作为核心刊物《新闻界》审核把关不严,她表示“很遗憾,也很不解”。
  随后,粟花在公开信中对期刊方提出要求:“在此,我敦促《新闻界》编辑部尽快公开发布撤稿启示,向被抄袭的作者公开致歉,主动联系转发和收录了这些文章的网络平台、数据库、微信公众号等等提出撤稿。并严格自查,提高审稿质量,加强对学术论文的审核把关。”
  与此同时,粟花对作为该生培养机构的暨南大学新闻传播学院也表示“深感遗憾”,指出院方在学生就读期间未能做好监控,以致学生连续出现以上学术不端。
  最新:暨南大学和《新闻界》曾经分别作出回应
  公开信曝出后,暨南大学和《新闻界》两家涉事单位随便分别发布回应。6月6日,暨南大学在官微中称,该校“高度重视”,马上成立工作组,进行调查处理,如若发现所涉学生存有学术不端,将“给予严肃处理”。
  次日,《新闻界》微信公众号刊发《关于粟花投诉熊科伟涉嫌学术不端一事处理的公告》,称编辑部经过调查比对,确认所刊《亲密关系:是隐藏,还是公开?——中国高校年轻情侣的媒介使用分析》一文“系翻译举报人于2012年提交给第五届全球传播论坛的英文文章后进行少量改动而成”。
  对此,《新闻界》称:“本刊就此对原作者和读者表示歉意,宣布撤销所刊登的该文章,并在今后不再接收熊科伟的投稿。”
  此外,据之前消息,熊科伟2017年毕业后曾被拟引进的用人单位安徽师范大学于上月也接受媒体采访称,熊科伟未及时报到该校,“我们不会再接收他了。”
  事情发展到这种情况,让人无不为之遗憾,学术造假的代价实在太大,望所有人引以为戒,无论如何都不能造假,一定要恪守科研诚信。
  本次事件所涉关键方介绍:
  粟花:北京语言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教师,美国爱荷华大学传播学系传播学博士
  暨南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我国新闻院系中开办最早的系科之一, 较早拥有新闻学博士学位授予权的少数高校之一,是“华南地区新闻传播教学与研究重镇。”
  《新闻界》:四川日报报业集团主管主办,传媒专业核心学术期刊。
参考资料:
https://mp.weixin.qq.com/s/BmlZveneuyzANbySbaIJXA

https://mp.weixin.qq.com/s/d2Z5PA-2Hzq0WoQmX-_fzg

https://mp.weixin.qq.com/s/9ysvu_ROey18d2q9nhQsBw

https://weibo.com/1874566305/Gk5CDnB06

https://news.html5.qq.com/share/3343684807837621637ch=060000&qbredirect=&sc_id=aObMknC&share=true&share_count=2&url=http%3A%2F%2Fkuaibao.qq.com%2Fs%2F20180608A0UN6400&from=timeline

https://weibo.com/jnunewsprofile_ftype=1&is_all=1#_0
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IyMjYzMzAxNw==&mid=2247489421&idx=1&sn=1c7f5fe941e828b624cb
8ee36bd5aecb&chksm=e82bdadbdf5c53cd27b6c126de39dd6092ae2db0ee18e8a8709f9d0ec71d0fa4b97be53f85
88&mpshare=1&scene=23&srcid=0703vW7FxCIxG0cPXDSFD96t#rd